新闻中心 主页 > 新闻中心 >  

【长篇小说连载】乡魂(三十三)

更新时间: 2021-09-08

  王景珍离开特训基地,迎着冀南的黎明,行走在冀南的羊肠小道上。大地上的春潮似乎又在涌动,淡淡的雾气笼罩着苍茫大地,整个天空都是黑色的,只有天上的星星忽明忽暗,向上一望,让人有一种目眩心惊的感觉。

  王景珍不敢停歇,她想尽快回到梦屯,去发动更多的人,筹措更多的物资,来保证特战队员的生活急需。东方出现了鱼肚白,田野到处都是潮湿的,经过夜里的雨洗,鼓着肚的麦秆儿,在南风的吹拂下,吃力地摇摆着。天空中翻腾着白色的雾气,向着广漠无垠苏醒的大地扩展着、奔涌着流向远方。

  王景珍特别从容,大踏步行走在只有星光照耀的土路上,感觉黎明前的黑暗将要过去,曙光很快就会到来。特训基地离梦屯有六十多里的路程,她计划中午时分赶到家里。为了安全,工友们让她装扮成一个要饭的男孩,她长的小巧,穿上男孩要饭的衣服可以乱真。在特训基地,熟悉线路的姐妹们给她设计好了线路图,并把行头给她带好,她背着一个破布袋、头上包着一块破毛巾,脏兮兮的,脸上泥一道汗一道的就出发了。她拿着一个有豁口的破饭碗,先是装在口袋里,天明后,拿出讨饭碗,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没人时急走,有人就放慢脚步,让人感觉就是一个要饭的孩子。

  从冀东南特训基地到梦屯至少要经过四个炮楼,她的路线图是绕过炮楼,取小道而行。哪个村里有炮楼她心里都有数,只是不知道炮楼里的鬼子什么时间出动,去哪个村抢劫,为了避免和敌人撞枪,每经过一个村庄,都要观察一下,一是确定炮楼的位置,二是观察附近的村庄是否有鬼子出洞。观察好以后,选择前行的道路。

  她知道,近一段时间,意外的事件频发,尤其是强行抓人事件经常发生,原来只抓青壮年,现在连十来岁的孩子都抓,给家家户户都造成了恐慌。初夏的冀南,炎炎的太阳高高悬挂在天空,天空没有一丝云,太阳爆晒的尘土一阵一阵地跟着她的脚步扬起来,在热浪的冲击下,一直滚动着,汗从头发里往下流淌着,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掉在滚烫的泥土里……

  离家大约还有十多里的距离,她知道已经到达了南屯的寺庙,南屯的寺庙是晋代皇家庙宇,也是冀南地区最大的寺庙,恢宏高大的建筑群,经过一千多年的风吹雨打和修缮,依然雄伟挺拔,园中的参天大树枝繁叶茂,远远地望去,像是一片皇家园林高傲地屹立在冀南平原的大地上,当地人常常以此为傲,也常常以此为荣,他们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着老祖宗千年留下的遗产。经过无数次的硝烟战争,但它在当地老百姓的保护下,一次次见证着千年历史,见证着悠久的历史文化奇迹。

  但这次在日本人的屠刀下,再见证千年遗产的奇迹就非常的艰难了,四年来,为保护寺庙里的文物不被抢劫,当地百姓经过无数次的抵抗,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人头落地,但也没能阻止住日本人霸占文物的野心。他们多次对寺庙里面的文物进行洗劫,庙宇早已成为一座空庙。但日本人仍不死心,扬言要拆毁寺庙,修建炮楼。这引发当地百姓的极大愤慨,当地掀起了保庙运动。在寺庙外面站成人墙,男女老少齐上阵,想以此逼退敌人拆庙的行径……

  在离寺庙还有几百米的距离,王景珍就看见庙外站着黑压压的人群,不一会儿就传来了乒乒的枪声,似乎已经有几个人倒下了,人头骚动,吵吵闹闹,紧接着又是一阵枪声,人们在哀嚎声中陆续倒下。她想:不好!拆庙的事还是发生了。她三步并作两步,几乎是在与生命赛跑跑向家里。

  刚进村,线上读书会|当中年扑面而来。就看见公爹高俊峰在和村里几个小孩推着板车,把群众支援前线的家禽和粮食集中起来。高俊峰见她上气不接下气,心想一定出了什么大事,急忙问出什么事了。高俊峰说:梦国文在村西头收集物资呢,赶紧把他叫来,通知贺德华快去南屯救援。说着一个聪明的男孩已经飞奔出去,很快梦国文就来了,梦国文听后,转身就去找贺德华,贺德华得知有紧急情况,立即命令三个游击小队,向李屯出发。

  解围南屯危机,必须围攻李屯,硬拼是不行的。日军的几挺重机枪在南屯寺庙的房顶上架着呢,游击队还没有靠近,他们就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只有攻打李屯的炮楼,才能解围南屯的寺庙。他们很快就赶到了李屯的炮楼下,假装要拿下,寻找着进攻的突破口,好在周围有庄稼作掩护,匍匐在半人高的庄稼地里,观察着炮楼巡逻盲区,伺机跳进护楼河,靠近墙根,上到一棵老榆树上,用力将几枚手榴弹扔进炮楼的院子里,紧接着爆炸声和烟雾一起冲向天空。炮楼里的敌人顿时乱作一团。就在这时,隐蔽在庄稼地里的游击队员,趁乱冲出来,将大门炸开一个洞,顺势冲进炮楼,引爆几个炸药包,顿时火光冲天,炮楼燃起了大火,鬼子惊慌失措,四处乱跑,大多数鬼子被隐藏在周围的游击队员用乱枪打死。

  敌人闻讯急忙从南屯寺庙撤兵,回援李屯炮楼,结果游击队员临时集中兵力潜伏在南门两侧的庄稼地里,待敌人回援靠近,两边的手榴弹像雨点似的,落在敌人的面前,并将刚刚缴获的几挺重机枪架在回援的路上,趁敌人惊魂未定,用机关枪扫射,敌人纷纷倒下,损失惨重。从此李屯的炮楼被端掉了,同时也解了寺庙之围,但南屯的老百姓在这次保庙运动中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伤亡数十人。寺庙也被拆除两座,拆下来的木材,被用于建造新的炮楼。

  这次事件之后,敌人更加疯狂,调动更多兵力继续拆庙。拆庙时都要重兵把守,将数架重机枪架到房顶上,时刻准备扫射手无寸铁的群众。当地群众都是以血肉之躯挡敌人的炮眼,阻止他们拆除寺庙。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已经有上百人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之下,预料日寇不会善罢甘休,拆庙的事还会继续下去,还会有更大的伤亡。

  面对敌人如此疯狂的举动,贺德华他们也在商量着对策,硬拼是不行的,装备太差;不拼,百姓就要拼,那代价更大。想来想去,拆庙是难以阻止住的,敌强我弱是不争的事实。既然挡不住拆,那就一定要阻止盖炮楼。等他们拆下来,在运输过程中一定要截获全部木材,让他们拆下来也用不上,也许能阻止住敌人拆庙。贺德华调动足够的兵力,把守住寺庙周围的所有要道,他说:咱们要截获所有拆庙木头,正好特训基地建设攀爬墙也需要大量的木头,我们可将截获的木头全部运到特训基地,以解决大批木材来源,由此可能会阻止住敌人的拆庙活动。这招的确很灵,打伏击是游击队的拿手戏,截木头就需要打伏击战。首先给当地百姓做好工作,集中人力抗议,但不要用性命去拼,以减少不必要的牺牲。

  随着敌人拆庙行动的步步紧逼,伏击截获木材的方案也随之而生,贺德华调动了他所能调动的力量,重兵把守,这也在他为梦国军特战训练基地筹备物资的工作范围之内。如果截获成功,特训基地建设所需木材就解决了大半。这是个一箭双雕的漂亮战役,何乐而不为呢?想到这,他的信心更加坚定了。

  在敌人拆庙的同时,群众还是围拢上来,贺德华便派出几个游击队员,外围观察情况,另派地下党组织成员,做村民的工作,里应外合,必要时鸣枪,搅乱敌人部署,保护群众生命安全。他布控完毕,和游击队员们隐蔽下来,伺机动手。直到傍晚时分,两座庙的木材才全部卸下来,装进日式卡车,满满的两大卡车,押车的人也是全副武装,日本人开的是汽车,游击队员没有会开汽车的,为这事,贺德华通过地下党组织,还专门请示了八路军办事处,要求支援两名司机。八路军办事处同意支援,便派出刚在几个月前俘虏的两名日本司机,他们现在都是改造好的八路军战士。虽是这么说,贺德华还是有点不放心,要求他们执行任务时不能配武器,司机楼里安排了两名保卫人员。战斗一旦结束,由事先安排好的司机接车,直接开到目的地。

  天到黄昏时汽车才徐徐开出庙门,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游击队有截获汽车的本领。卡车从南屯开出,大约走了十几里路,就进入贺德华的伏击圈。这时,手榴弹像雨点落下,然后用重机枪扫射,把汽车逼停。这时伏击队员从隐蔽处喊杀出来,打死打伤押送木材的鬼子和司机,换上自己的司机,由游击队员押车,直接就开到特训基地建设场地。木材卸下来以后,按照八路军办事处的指示,两辆汽车作为备用设施留了下来。八路军办事处对贺德华他们出其不意的打法和获得的战利品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这一战同时也解决了特训基地木材的需求,为特训基地的顺利建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两卡车木材被截获,李屯的炮楼被炸毁,损失了大量武器弹药和大型运输设备,这让日军驻华北方面的司令官非常恼火。敌人计划夜间偷袭贺德华的老家,贺德华老家没有什么亲人,直系亲属都死于灾荒年。尽管如此,贺德华还是有准备的,他知道日本鬼子的侵略野性,事后会疯狂报复的,他们会拿乡亲们出气,烧杀抢掠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他通过地下党组织,告知乡亲们晚上不要在家睡,并逐户查看,做村民的工作,督促村里人员全部撤离。

  鬼子一连三天袭击贺屯,都没有任何收获,最后一天袭击后,气急败坏的鬼子把整个村庄给烧掉了。然后又疯狂的扑向游击队,盯梢游击队员,从游击队员活动的蛛丝马迹中,寻找贺德华的踪迹,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进展。在这期间,贺德华和他的战友连续给敌人制造混乱,挖路、截车,怎么也逃不掉游击队的伏击。从此南屯的寺庙没有再遭破坏,剩余的庙宇保留至今,成为千年遗产。这是军民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拼来的,也是几百名英雄村民付出生命代价换来的。www.be2s.cn